〇、引言

一直以来都对宗教抱着不排斥的态度,同时也秉持着不主动的想法,仿佛两河水不会往一起凑,但是,一个冲突出现在了身边:某好友W全家忽然信奉了基督教,他们把理念持续地灌输过来,将近四五个月的时间,我的认知的调整,记录如下。本文枯燥如流水账一般,苦于无处记录这段成长历程,所以还是写在自留地里面吧。

一、第一次的强行碰撞

7月份附近的一个晚上,我和汪隽子在威高广场溜达,忽然见到W。我们相见总比亲人都亲切,赶紧迎上去,招呼到了一起。他见到我开口就说:“永澄,我给你推荐一个好东西——基督教,我来给你说说……”然后他就把自己曾经的苦闷、期待、现在获得的力量等等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觉察力很高,因为当他说出基督教的那个瞬间,我就自觉不自觉地在脑中调用了各种和宗教、认知、信仰、组织形式有关的内容,构建起了比较警觉的逻辑系统,快速地抓取着W口中的各种逻辑漏洞……等到我们聊完回家,我还在跟汪隽子反复地说着他们的漏洞在哪里,仿佛在第一次价值观碰撞中,我的逻辑能力战胜了W的宗教信仰能力。

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忽然一身冷汗,因为我刚刚明白——虽然我觉察到应该听完W的交流、不应该打断,但是我还是做了;虽然我应该倾听,了解他所经历的事件、过程、推理和结论,但是我还是用我的逻辑武器去对抗了;虽然我觉得自己觉察力很高,但是却在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之后才发现自己被大脑控制住了,无意识的无能。

二、第二次的郁闷

记得很清楚,那是我辞职的第三天,一起成长的小伙伴们凑到了一起,大家彼此交流自己的感受和心得。过程中,基督教的话题不自觉地又出现了,我当时的心态是——W已经给我说过了,我也知道他要表达什么,那我就开着玩笑听就是了,毕竟那真的是对方的想法。但是,整个现场最后hold不住了:Q姐姐由于参加过基督教的小组会,并且有着深厚得人生造诣,所以吸收了基督教的精华,淡然地谈论着基督教的好;J老师也是逻辑大师,找到了基督教在逻辑上的一些说法进行交流,仿佛很中立地态度表达着自己的倾向;而Z先生突然听不下去了,要求能不能不要在我们的成长聚会上再讨论,因为成长的话题很多,动不动就要到宗教问题上,他认为很无趣。

这次冲突其实是我们小团队内的冲突,并不涉及到任何人和人的矛盾,只是一种价值观和另外一种理念的碰撞,也是我们成长过程中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吧。当时,W出来解释,他和他的爱人给自己的定位是——自己正是和基督教的热恋期,所以总是忍不住地要向上帝表达自己的爱,也忍不住地向自己的俗世的好友传递上帝的爱。我想,我真的可以理解他的看法。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按下后说。

三、第三次的单聊

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郁闷而变淡,反而更加紧密。过了一段时间,我、汪隽子以及W一家四个人又凑到了一起。果不其然,整个过程中80%的时间用在了聊基督教上,主要的要点是:

  • W一家都认为我和汪隽子之间的最终的矛盾是无法用人的力量来解决的,必须要靠上帝,但是我们不相信基督教,所以他们仿佛身上有一种药但是没有办法给我们。
  • 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解决我们,所以身上有着深深的负担,因为他们真的很爱我们。
  • 我的疑惑是为什么所有的事情上来非要说苦难,非要强调它然后再去喜乐,难道不能淡然么?
  • 在我看来,这种“别说什么逻辑,我就是信!”很不逻辑……

最终,又落到了信仰和逻辑的争斗之中,汪隽子听了两个小时,基本没有说一句话。回到家,我什么都没有说,自己好好地反省了自己,同时也找了很多基督教的历史、宗教和科学的冲突等内容学习之后下了一个决定:我不信仰上帝,但是我不能阻碍我的朋友信仰上帝,如果我的朋友再给我提起,我就说是是是就可以了。事实证明,W果然是我的朋友,他估计也下了个决定,让上帝自己来宽恕我吧,他在我面前也很少提起此事。

四、又一个群体介入

一个半月之前,W公益性地发起了一个学习群体,这个群体每周聚一次,时长一小时,由W来讲授一个内容,每个人每天必须坚持学习,为期八年。这个群体由两部分人构成:W在基督教小组的成员以及W的好朋友,于是,我又和基督教徒们凑到了一起。

过程中一切都还好,除了每个周课程结束后,基督教徒们凑在一起感恩上帝给予人生的美好之外,除了基督教徒们把所有的好都归功给上帝之外也没有什么问题了,我既然已经决定不提什么,当基督教的兄弟姊妹们告诉我上帝是多么好、谁谁谁因为加入之后变得更好了、我也必须应该加入他们等等的时候,我内心想着:“营销手段真的应该好好学习一下啊。”的同时,嘴上却说着:“是是是,好好好,对对对!”(现在想来,太不真诚了),这样相安无事地一直到现在。

五、昨天晚上的突然反感

我们一起学习的过程中,W又倡议大家一起锻炼,恰好,这是我最需要的,因为我是个胖子!要知道,胖子的内心都有一种要重新回归男神的冲动,更何况作为自我管理高手连健康减重这种事情都做不到,那还混个啥劲儿!于是我就参加在其中,一共10个人的小组有7个人是基督教徒。大家就是锻炼打卡群,基本上也没有聊天,突然昨天群里出现了以下内容:

一次顿悟的记录-知行,在路上

可能,这就是吸引力吧,紧接着我就在朋友圈里面看到我的一个小伙伴发了一句:感恩今天的灵性成长——我们左右不了的事情就交给宇宙吧,学会释然……等等。这些内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里就在想:

  • 我是来锻炼的,不是来看这些东西的,能不能只说点锻炼的事情;
  • 国外信基督的人,他们都成天把赞美主啊这样的话挂在最头上么?是不是只有你们这样的新入门的才如此呢?
  • 左右不了的事情释然就释然吧,交给宇宙是什么,灵性成长是什么?身心灵三者之间,灵者最高,身心还没有弄明白,弄灵的人基本就是耍耍嘴皮子。
  • ……

各种各样的不满情绪出现了。于是就写了一段自己的感受,本来准备发到朋友圈里面,但是想想算了吧,内容如下:

【易仁感悟】任何事情都有阶段:全无、接触、了解、入门、狂爱、局限、矛盾、冲突、突破、融合、自然、全有。既然如此,所有事情都在有无之中的某个阶段,全有全无都是一切可能的最终体现。

所以,无论是在恋爱、灵修、创业、信仰宗教、生活等等各个方面,永远不要因为自己正在经历某种他人尚未经历的人生就沾沾自喜、目空一切,呈现的越多其实懂得越少。

求得全有,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有无相生,同出异名,所以,返回才是目标,既然没有终点,那就求得自然吧,至少是可以期待的。

多言数穷,不要再把爱情、灵、主、事业、新奇挂在嘴上,那只是在狂爱之中,努力寻求自己的自然吧。这是我最近用定位理论思考生活的感受,可能还在接触这个阶段,安静而持续地投入吧,圣人果而已,不以取强,追求我的自然。

我想了一下,我身处的这群人,不就跟两年前的我一样么(处于个人成长的狂爱期,见人就要说个人成长,如果不说的话,就觉得背负了责任,是因为我没有说到,所以对方才不成长。在狂爱之后必然遇到局限,因为爱而限制了自己,这种限制必然又带来矛盾和冲突。这就是修行的过程吧,慢慢地两年过去了,我不再像一个推销员一样地兜售着个人成长的概念,而是潜心去帮助那些期待成长的人们,给他们方法。借用上帝的一句话:你若来叩门,我必开门。),既然跟两年前的我一样,也就是对于基督教的初级阶段而已啊!

六、顿悟

很多时候顿悟不能完全靠自己,这一次是俱乐部的小伙伴们帮了我:

Yuki告诉我说:修行的体验是很私人化的东西,我自己的体验也是一样的,要写出来,究竟是分享还是表演,就要自己觉察了。另外,我们能看到的,只是他人的外在表现,至于内在动机,只能猜测不能妄下断语,只能以此为契机反观自身而已。虽然我有一些体验,但是不意味着别人就有或者一定要有,而且没有高低上下之分。有硬槽憋着也是伤身,让心中的羊驼自由地跑会儿,然后观察观察它是怎么个跑法。

一次顿悟的记录-知行,在路上

突然明白,自己在教给别人任何事情都有其局限性的时候却忘记看到自己的局限性,一定要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却假装自己强大感觉能够过得去

其实,昨天Yuki告诉我的话,我已经有点释然,觉得自己的修行不够,很多事情当有镜子反射出我的问题,那我就自己去修整自己就好了。而突然的顿悟是早晨看到了太阳姐留了下面的一段话:

一次顿悟的记录-知行,在路上

尤其是那一句:我意识到我的层次原来太低了。原来,一切的纠结,看到了基督教的布道反感、为了几句话就会让自己的情绪波动,是因为自己的层次低。如果所有的探索都是自我认知的过程,都是求得幸福圆融的途径,那么,一切的波动都是因为自己的局限太小、层次太低、容纳不够才导致的这些发生。所以更应该做的是关注自己所处于的层次,不能因为自己懂了一些所谓的个人成长就沾沾自喜、目中无人;不能因为自己过了矛盾期,看到别人的狂爱就忘记了最初自己的样子……

原来,所有的问题必须要先看到自己的问题,别人的认知如何我们不可知、不能知,但是可以通过这件事情反观自己,自己的问题是层次太低,明白这一切之后,所有的纠结都能放下了。要做的事情不是跟基督教徒们对抗,不是去说明自己多牛X,而是慢慢地提高自己,和自己一起去修行。忽然发自内心地懂了什么是内求,什么是自己的问题,什么是世界中只有自己,什么是承担责任,什么是安静而持续地投入。之前嘴上说的:“我不排斥基督教”变成了真正的不排斥,因为那仅仅是认知的通途,殊途同归,做好自己才对。

七、结语

自己崇拜的是自己缺失的,自己厌恶的是自己隐藏的。守住自己的本心,相互了解、理解、共识、共鸣才是真,求同存异才能和谐。大卫梭罗在《远行》中曾经提到过:“人们在狭小的生活圈里互相模仿,为什么他们不尽量远离些,做个真实的自己呢?”我想,圈子大和小都不是关键,总是去参照、认同、诋毁他人,永远不能做真实的自己,其出弥远其知弥少,要真的和自己在一起,通过自己的局限认识到世界的完整。


一次顿悟的记录-知行,在路上一次顿悟的记录-知行,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