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如何驾驭复杂内容?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为一本书列出大纲!

这是规则三告诉我们的内容,把重要的篇章列出来。规则二和三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密切,一份说明清楚的摘要会告诉读者全书的重要构成部分,如果无法看清这些部分,无法掌握各个部分的组织架构,那就没有办法理解全书。其实,这两个规则之间如此紧密的联系,是不需要将其划分开的,分开的目的就是让每个步骤显得单纯简单,第二个规则是在指导读者关注一本书的整体性,第三个规则则强调一本书的复杂程度。其实,列出大纲本身是我们在成长学习过程中一直在学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工科生来说,一个理性的思维更容易让我们抓住纲要。一般来说,有个简单的公式:一本书分为几个部分,每个部分又由哪些重要的内容组成,每个内容里面又是怎么讲解的等等。

列大纲的复杂程度是需要跟着书的复杂度而变化的,目的只是抓住一本书的构架,我看到有的人列大纲,要费尽全力,并且告诉我说抓住大纲就好像抓住了本书全部的内容。其实不是这样的,没有必要为任何一本书列出一个完美的纲要,只要尽力而为就行了,大纲是关于作品本身的纲要,而不是关于一本书谈论的主题的纲要,某一个主题其实可以无限延伸的,但是那却不是为一本书而写的纲要。

要写出一本书的纲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取巧的方法就是看看作者的目录部分,一般来说,论说性的书的目录部分基本都可以作为一本书的纲要,但是对于另外一些论说性的和虚构作品来说,也并不是这样的。我们不需要完全跟着书上所出现的章节来列出一本书的架构,原有的架构可能比我们的好,也可以不如我们自己列的,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自己拟出纲要才行,作者的纲要是为了让自己写出一本好书;而读者纲要的目的是把一本书读明白!我们不必要完全盲从书中的标题,在阅读中,这些标题所给出的纲要,只是读者的一个指南,而不能完全仰赖。我的方法比较简单,通常来说我都用思维脑图做一本书的框架,软件很多,有Mindmanager2012、MindMapper、Xmind等等,层出不穷,这些软件还有ios、anroid版本,可以在各种不同的平台上使用。至于思维脑图的使用方法我就不详细介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来介绍,我推荐一个读书笔记的网站:读书笔记分享站[www.write.org.cn],每篇读书笔记里面都有思维脑图。

找出一本书的架构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遵循规则三来找出组成整体的各个部分,就不能有效的运用规则二来找到一本书的重点。不按照规则来办,虽然也可能用一两句话说出一本书的重点摘要,还挺得体的(基本都在网上搜的评论,而不是自己读来的),但是却无法真正知道得体在哪里。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他刚明白了1+1=2,但是说他懂的数学,那是绝对错误的,很可能,这个孩子只是知道1+1=2的本身,连这个等式的概念都还不明白呢!一个读者,可以猜到一本书的重点是什么,但是还必须自我训练,证明自己是“如何”又“为什么”这么说,正所谓“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所以,要完成第二个规则所说的内容,第三个规则绝对是必须的!

4、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算是优秀作品?

之前说的两个规则,感觉和写作的规则是一样的,其实是这样的,写作和阅读是一体两面的事情,不过,规则虽然类似,但是实现起来却有所不同,读者在阅读中是发现书里藏着的“骨架”,而作者却以制造骨架为开始,但想尽办法把骨架隐藏在血肉之中。一个好的作者,不会把一个发育不良的骨架藏在一堆肥肉里,也不会瘦的皮包骨头,让人一眼看穿。一本好书,血肉和骨架都一样重要,那种感觉真是和动物一样,血肉,就是为纲要做的进一步的解释,为全书增添了必要的空间和深度。纲要虽然重要,但是一个自我要求高的读者,依然喜欢看那些生动的、富有生命力的作品,而血肉,则是为一本书增加生命的关键!

所以,一个优秀的作品应该有整体感,又清楚明白,前后连贯。所谓的清楚明白,就是跟纲要的区隔是否清楚有关,而前后连贯,就是能把不同的重点条理有序地排列起来。这两个规则可以帮着我们区分好坏作品,当运用规则成熟后,如果无论花了多少努力了解一本书的重点,还是找不到重点的联系,那么不管这本书多么有名,应该还是一本坏书,当然,在做这个决定之前,一定要明确自己是否真正的掌握了这两条规则!

5、如何发现作者的意图?

这就是规则四的内容:找出作者要问的问题,或者是作者想要解决的问题。其实如果完成了规则二和三之后,这条规则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而已,但是重复这项规则,主要目的是借此用另外一个角度来了解全书与各个重要部分。

一本书的作者开始写作的时候,都会有一串问题,而这本书的内容就是一系列对应的答案。作者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告诉你他要问的是什么,同样的,他也可能会或者可能不会把答案直接给出来,不过作为作读者,就要有责任尽可能精确地找出这些问题来,并且不只是有办法掌握所有的相关问题,更要明智的将这些问题整合出顺序来,哪个主要、哪个次要。其实遵守规则四,可以更好的呼应规则二三所产生的效果。

这里我要列出一些常见的问题,主要分为理论性问题和实用性问题。

(1)理论性问题:某件事存在么?是什么样的事?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存在?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造成的影响是什么?特征及特性是什么?与其他类似的事件或者不相同的事件的关联是什么?这件事是如何进行的,等等。

(2)实用性问题:有哪些结果可以选择?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获得某种结果?要达到某个目的,应该采取哪些行动?以什么顺序?在这些条件下,什么事是对的,怎么样才会更好,而不是更糟?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这样做会比那样做好一些,等等。

通常,在完成这四个规则之后,就完成了分析阅读的第一个阶段,这四个规则在一起,能够提供给读者关于一本书架构的认识。当然了,没有必要为了运用这四个规则,把一本书读完,而为了另外一本书,又把书读了一遍又一遍的。真正实际的读者是一次就完成了分析阅读的所有阶段,只是分析阅读过程中要明白一本书的架构是有阶段性进展的。

前面曾经说过了,读书的时候都要提出一些问题,而运用前四个规则,能帮助我们回答关于一本书的基本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整本书谈的是什么?不过这里还要说明一点,等以后可以运用更多规则的时候,回答这个问题的精准度就会提高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