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引言

最近,Queen姐回家跟爸爸聊天,说起来不同会议场合是否需要倒水的问题,爸爸给了个答案,简单说就是一个字——易,复杂点就是随着情况来变化、来调整。说到这里,“变化”两个字仿佛串联了几个点,关于几种思考模型的不同用法。这几种思考模型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拥有一横一竖,并被划分成为四个象限。

一横一竖四象限-知行,在路上

行动管理中,最常用的有这么三种常见的四象限法则:重要紧急、收益半衰期、时长主被动

一、重要紧急

这个条目基本上不用讲了,主要讲的是根据一个行动的重要紧急程度不同来采取不同的执行策略,基本上成为了学习行动管理人士的必备了。

一横一竖四象限-知行,在路上

这个图基本上就能说明一切,我曾经也在《那个你不会用的四象限法则》中讲过它的用法,有张配图,看了这个配图,基本上就可以了解这个法则的一切了。

一横一竖四象限-知行,在路上

有很多人说过,重要紧急这个概念不好用,尤其是李公子在其《信息时代的精力提升术》中讲过,主要的观点如下:

1、“重要不重要”、“紧急不紧急”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标准因人而异,什么重要、什么紧急,有多重要、有多紧急,程度很难把握,导致事情的归类不清;

2、事情都是动态发展变化过程,任何事件都可能从“不重要不紧急”变成“重要紧急”,所以,如果仅仅是贴了标签,很可能就被置之脑后,很快忘记 ;

3、分成“重要紧急”也没有什么意义,这种归类方式不能指导你下一步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如果重要紧急的有ABC三件事,先做哪个也无法判断。

李公子这个话有道理,中国讲求“易”,在某种情况或者条件下有道理,不一定代表所有的情况都有道理。尤其是第二条“事情都是动态发展变化过程”,正是因为动态变化,所以,才必须要用重要紧急的方法来进行处理。比如说,今天早晨,我的“掌控每一天”第二期活动的一个朋友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我忽然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出现,或者是脑中突发灵感,到底是应该按照早晨做的计划来执行呢,还是直接去执行呢?

就这个问题来说,必须用重要紧急来判定了,如果用李公子的那一套,是不行的,必须使用重要紧急象限,具体参考《那个你不会用的四象限法则》文中第三部分第(三)条。

二、收益半衰期

这是另外一个理论,主要考虑的是究竟选择做什么样的事情。虽然,重要紧急判断标准也有这个功能,但是收益半衰期的判断方法更适合,它可以让我们知道到底应该做哪些事情,或者换句话说就是:做对的事情,用这个方法选择出对的事情。

一横一竖四象限-知行,在路上

当我们去判断某一个行动值不值得做、需要花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去做的时候,其实,可以考虑收益和半衰期的关系:

所谓收益,指的是完成这件事情后,能给自己带来回报的大小。不仅仅指金钱上的回报,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认知、思维方法、情感感受、物质水平、身体健康等等;

所谓半衰期,指的是收益随着时间衰减的速度,半衰期越长,收益的持续时间也就会越长。

按照上图可以区分出各种各样事项的划分:

高收益、长半衰期事件:学习某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精读一本图书、组织一场分享会并进行演讲、报名学习某一门技能提升的课程、跟老人家对话、做年度计划;

高收益、短半衰期事件:有人给了自己10万元、玩游戏玩两三个小时、买了一件奢侈品;

低收益、短半衰期事件:车子出了小刮蹭和对方车主干仗、毫无目标地上网逛淘宝刷微博、用微信摇一摇约炮;

低收益、长半衰期事件:练习某项技能1小时、背下10个单词、弄懂一个概念。

写到这里,可以回顾一下自己,自己最常做的、最喜欢做的事情究竟是哪一种呢?如果是短半衰期的事情,就一定要注意,这种事情做多了就好像小孩子玩沙子一样,抓起一把沙子就会从手里流走,虽然抓住的感觉很好,但是时间很短。就算重新来过,还是得到相同的结果。

收益半衰期的判断方法其实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观点:我们必须坚持做长半衰期的事项!它的收益的大小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做长半衰期的事项得到的收益是可以累积和叠加的。即使每做一次这样的事情收益微乎其微,但是只要它的半衰期足够的长,收益就不会衰减,随着下一次的累积,这个收益就可以不断地传递、积累、叠加,最终成为跨越困难的垫脚石。所以,在一个碎片化时间里面,我们究竟应该选择做什么样的事情呢?在一个整块的时间里,又应该做什么事情呢?就是半衰期长的事情,无论收益的大小,只要坚持做下去,这件事情对我们未来的影响是不可预估的。有个词叫做“厚积薄发”,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只要能够累计,总有一天会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时刻,收益会集中爆发。

另外,据说这种思维方式可以破除两种“焦虑症”,一种是选择焦虑症,另外一种就是拖延焦虑症。

对于因为不知道选择哪个而焦虑的人来说,不要去考虑收益大小,只要不是短半衰期的事情就去做吧;对于因为不知道如何执行而被拖延搞得无比焦虑的人来说,就不要总去考虑某一件事情的收益大小了,因为无论大小,只要它可以累积,它总会在某一天发挥作用。

成长,必须远离那些短半衰期的事情。

三、时长主被动

这种判断方式是李公子提出的,在我看来,它主要讲的是如何把事情做对

一横一竖四象限-知行,在路上

它的变量有点复杂,主要有两组:主观上想做的事情可能比较主动、客观上必须要做的事情可能比较被动;长期出现的事情有着稳定的特点和规律、短期出现的事情呈现着无序和随机的变化。按照上图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主观主动、长期稳定的事:比如说每个周的周计划;某一项固定出现的工作;读书;幸福进化俱乐部定期线下活动;

主观主动、短期随机的事情:好朋友过生日,要送礼物;书写一篇博客;微信公开课的写作;读书卡片的发布;

客观被动、短期随机的事情:领导忽然交办的工作;晚上忽然的应酬;

客观被动、长期稳定的事情:家里水电费;自律性增强训练;部门例会。

根据事情所落入的象限,可以找到执行它们的原则和方法:

对于横轴以上的,都是自己主动要做的事情,那必须做好计划,这里就涉及到了目标管理结合行动管理的方法论和知识;

对于纵轴以右的,都是长期稳定出现的事情,在完成这种事项的执行后,必须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将其流程化、清单化,并将其不断优化;要知道,流程化和清单化是知识管理体系的重要一环,也是呈现个人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要素,更是将价值实物化的必备条件。

对于被动或者短暂的事项,就需要使用情绪管理和精力管理手段进行自控了。

所以,在我看来,时长主被动的判断方法,是一个内省机制,它会在回顾时起作用,不断纠正优化自己的行动管理体系,持续优化。

四、总结&回顾

综上所述,哪种思维方式更重要?更适用?都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总结一下它们的起作用的领域以及不同作用:

重要紧急,主要使用在执行的过程中,它是一个让你活在当下的好方法,它告诉你在某一时刻究竟应该执行什么行动

收益半衰期,主要使用在执行之前的判断和准备中,它的存在可以让自己明确究竟应该做哪些事情才是正确的选择

时长主被动,主要使用在执行之后的回顾中,它可以让自己拥有能力把对的事情做对

五、结尾

一横一竖所呈现的不是简单的区分,而是一个人的思维方式、知识积累、实践能力,四象限还可以用在更多的地方,比如说“活在现在/未来”、“增长/竞争”等等很多领域。我想,一个理论的存在,说明它一定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作为一个进化路上的人,应该做到的是多听少说,不要动不动就说“重要紧急”优先级没有用,做好积累才是王道。希望,本文能给一些人提个醒,把时间用在坚持成长上吧。